《Tarot Fundamentals》塔罗基本原理 翻译(二)

塔罗城

“欢迎来到这座美丽的城市,让我们用贵族的方式开始。你看到前方隐约可见的城堡了吗?”

“主路由鹅卵石铺成,通向国王、王后、骑士和侍从居住和玩乐的庭院,他们在大厅里跳舞、欢笑、谈论政治,还有俯瞰整个城市。女孩儿们为宝剑骑士而疯狂,他是纸牌中危险的痞子英雄;女人们尽力衬托出魔杖女王,她是美貌与魅力的化身;孩子们欢笑着追逐着圣杯侍卫翻跟斗,他浑身散发着青春魅力;男人们崇拜星币国王,他是金融界的天才。你很快就会发现这些宫廷的形象代表了你的个性,他们就是你,当然也可以代表你身边的其他人。”正当我说着,一个尖锐的声音吸引了你的注意力——一列游行队伍正在城镇中缓慢行进。我们跑过去看,市民满脸笑容向过往的花车挥手。一个红色的花车上载着年轻漂亮的男人和女人,他们互相注视着对方。一个柔软的矮胖家伙,穿着一件看起来像是尿布的衣服,戴着闪闪发光的翅膀在这对夫妇周围跳舞。婴儿把假箭头射向乌鸦,围观的人们变得疯狂。“那是爱的胜利,那是天使丘比特,”我解释道,“现在魔鬼来了。”

一辆黑色的花车向前行进,舞者穿着猩红色的服装跳跃、旋转,代表魔鬼的火焰。这个强壮的恶魔赤身裸体,模样可怕,他的蝙蝠翅膀在人群中不断的摆动。恶魔邀请人们坐在他旁边的空位子上,于是人们发出不绝于耳的嘘声。

一个五彩缤纷的小丑在花车之间跑着,拦住花车,然后跳起吉格舞。一群孩子们笑得摔倒在地。

“这是‘愚人’(真是个傻瓜),他不坐在花车上,他只去他喜欢的地方,”我解释道。

一个巨大的光球,像一个热气球一样附在线绳上,带出了最后一辆花车。穿着闪闪发光衣服的空中杂技演员,被装点成闪亮的天使,在空中摇摆。

“这是‘世界’,也是荣誉的代表,它胜过之前的一切。这是胜利的拱门、胜利的游行,也是标准的中世纪游行。它起源于古罗马,这些游行大概也影响了我们现代的塔罗牌:每一个预言都是下一个,”我一边解释一边抓住了你的手。

“游行结束了,这边走,这里是博物馆大道,”我引导着。

我们穿过花岗岩制成的科林斯式石柱,走进了令人惊叹的艺术画廊。人们小声低语,注视墙上的艺术品。

“我们在这里找到了第一副塔罗牌——维斯康提(Visconti-Sforza)纸牌,上面是用真金绘制的精美微型画。这副牌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Bonifacio Bembo为一个贵族家族所制作的,有这么多钱可以制作一副真金塔罗牌真棒,是不是?从复兴时期开始的塔罗牌作品都在这里了,所有塔罗牌的变化都被接受和使用了。制作一副塔罗牌,唯一的真正要求是纸牌中要有大阿尔卡纳。看这里,这是神秘的Minchiatte纸牌,它有25张大阿尔卡纳!这世上没有任何一副牌是真正的塔罗牌,他有着许多不同的形状,用不同的形式向你展现。”

拉着你的手,我们从侧门溜出去。走了一会儿,大画廊渐渐消失,脚下是裸露的木地板,新鲜的空气从开着的窗户吹过你的皮肤。走廊里排满了门,有些是开着的。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你走进房间,油漆和溶剂的刺鼻气味扑面而来、充斥鼻腔。一个正在沉思的艺术家在他的画布上画了一副画。

“他正在琢磨‘圣杯五’的表达,”我小声说。

“这些艺术家正在创作新的纸牌。”

在下一个工作室,我们看到一位艺术家冲着桌子俯下身来。电脑屏幕的冷光照亮了她的脸,同时她仔细地将她的艺术数字化,在计算机上创作一套新的78张塔罗牌。你偷偷的走进隔壁房间——一个空工作室,寂静向你问候。

“也许有一天你会愿意在那个地方坐下。”我建议道。

听到关门的声音,你抬头看看那个沉思的艺术家,擦去他额头的汗水。他从你身边擦过,仿佛你只是一个幽灵似的幻影。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跟着他,快速的穿越这些门。

太阳映衬着这座陌生城市的轮廓,灯光照亮了城市中的生命。每个地方都是令人欣慰的、迷人的。艺术家停了下来,打开一扇门。混乱的声音四处窜逃,辛辣的味道充斥你的鼻孔,房间里散发着一种令人愉快的能量。与街上骤降的气温相比,你更容易被酒馆里的温度吸引。在这里,男人玫瑰色的脸颊出卖了他们喝的饮料,醉意蔓延。冲突爆发,一个男人撞到了桌子上,饮料和食物在空中飞舞,他很快就被扔出了门。在健忘的酒馆里,人们像无事发生一般打牌、赌钱、大笑、喝酒。

“酒馆是人们会玩塔罗牌的地方。在这个酒馆、小巷、还有之前的游戏房,塔罗牌只不过是为了游戏而已,没有运气的成分。”我说着,将一大口冰凉的啤酒灌进嘴里。

“现在,我需要你勇敢一点,别紧张。”我说。

我带你走出后门。酒吧里的喧闹声在寂静的巷子里平息了,一只孤独的老鼠急忙跑开了。当我们一起走的时候,灯光暗下来;所有的一切都是安静的,只有我们的脚步声。一张脸从阴影中浮现——美丽、闪亮的眼睛和樱桃般的嘴唇吸引着你。她从朦胧中走出来,你吓了一跳退了回去。她那明快的眼睛现在是灰白的,嘴唇张开露出一排腐烂的牙齿。你感觉阴影里有很多东西在动,像蟑螂一样爬行。这条巷子上到处都是影子一样的人,有些人公然的现出自己的样子,其他人则将自己的模样藏起来。

“这些人是骗子,他们用花招和恶作剧赢得人们的信任,然后骗人们的钱。他们解读客人的塔罗牌,赢得他们的信任,然后编瞎话。他们声称在牌中看到诅咒,暗能量围绕着人们的生活;或是说看到了灾难,然后明码标价来解决灾难。为了钱,他们拿祈祷用的蜡烛和咒语来吓跑邪祟……好了,不要再琢磨这些骗子了。不过衡量一下他们的方式,现在你要为你自己做一个决定:是否要继续为人们解读纸牌来换取金钱,还有你与委托人的界限。想想当一个人把他的信任交给你时,你的出发点是什么。来吧,走了。”我们转过一个街角。

这是一座古老的剧院,旁边是一条闪耀着贵族光芒的街道。一个冰冷的把手在你的手掌转动,你拉开了沉重的玻璃门,进入剧院。这当然不需要门票。红色的丝绒地毯铺在台阶和地板上,空气中散发着甜甜的糖果和刚出炉爆米花的混合气味。走在过道,你坐下来。舞台上一位绅士站在你面前,他戴着头巾、穿着斗篷,站在桌子上面。神奇的道具闪耀着光芒,绅士被一群穿着长袍的人包围着,通过一场神奇的仪式来为这些人施法。他们重复着绅士说出的一些奇怪语句。“你现在来到的是一个魔术师的舞台,”我边嚼着爆米花边对你耳语道。“这些魔术师用塔罗牌召唤魔法、联络天使,在天地间游走,操纵现实。他们在符号和诗歌的世界中运作,变幻形象,像萨满一样行事,用塔罗做他们的入口。魔术师们的全盛时期是在19世纪,其中的一些人仍生活在我们存在的世界。”

我们离开的时候,你又去拿了一些爆米花。出了后台的门,你看到街上有一排排的办公室。

“这里是镇上的治疗部,研究荣格学说的人们和心理治疗师在这里一起工作。这些专业人士将塔罗牌的每一点与人的心灵联系在一起,用塔罗来分析思想、动机和冲动,在一个符号的世界里探索,并支撑原型的概念。原型是可以分享人类经验的一个有力元素,他在我们全体的无意识中茁壮成长。这是塔罗的基础,他们会用塔罗牌来解释梦的主题,告诉你你的潜意识想让你知道、但你无法察觉的东西。

我想带你看看女巫们!”我们走向一条河流,空气变得潮湿、厚重,充满了金银花与玫瑰的芳香。我们透过一个生锈的窗户,发现了小个子、独自一人的黑发女巫。她将魔术师、星星、月亮的塔罗牌摆在面前。

“她正在用塔罗牌来施魔法。每一张塔罗牌都包含了她的魔法和潜意识的能量,用来实现她的愿望。”

在一间小屋外,有一位老妇人,她用西班牙语念念有词,刺穿一只白鸽的心脏。你意识到,散落在这只鸟雪白的羽毛上的黑色污迹是血。仔细看,你看到她把动物的血滴到什么东西上。这是一张牌,魔鬼的塔罗牌。

“我还可以带你看更多:吉普赛人、炼金术师、神话制造者,但我觉得现在已经足够了。你知道,书店经常把塔罗牌和塔罗书放在柜台后面,这些是商店里最容易买到的东西。它们是智慧和知识的宝库:塔罗牌包含了人类经验的广度,它反映了我们的灵魂、人性的尺度。我们所拥有的、渴望的,我们努力去做的,都在七十八张牌中。多么令人惊讶——在这薄薄的小塔罗牌上的可以包含如此多的意义:哲学、艺术和心理学。塔罗的书籍和纸牌是你通往一个闪闪发光的城市的大门,只有一个问题——你想要走多远?”

Sasha Graham

此条目发表在塔罗基本原理TF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